关于我们

About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详情

迷妹“拯救”乒乓球

发布时间:2019-12-02 00:17:23 来源:集结游戏平台-集结游戏娱乐网址-集结游戏官网 所属类别:新闻中心

  白炽灯和照相机的闪光灯将夜幕照得亮如白昼。2017年“地表最强12人”的一场比赛后,深圳体育馆的门口,静候多时的粉丝齐声唱起《喜欢你》。在应援灯牌的映照下,他们的幸福和甜蜜一览无余。

  几分钟后,场面宛若电视剧里巨星的经典出场画面,张继科走出深圳体育馆的大门,就在他从大门到坐车离开的短短几秒钟时间内,粉丝们的歌唱声骤然提高数倍,集体挥手和目视张继科的车离开。这一刻,他不再只是运动员张继科,而是偶像张继科。

  这是2017年3月5日 “地表最强12人”赛后的真实场景,张继科通过球员通道离开比赛现场。百度指数显示,张继科此时的搜索指数在一万以上,是半年前里约奥运会时的数倍。而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1026万的微博粉丝和258.6亿阅读量的微博超话,位列体育超话榜第一位。

  与此同时,这档由中国乒协与腾讯体育共同举办的“地表最强12人”直通赛,是曾被认为是“夕阳运动”乒乓球正式进入运动员偶像化和市场化尝试的关键一步。运营至今,即使那些关注度较少的运动员,也拥有了忠实的粉丝群体——3月初,毒眸记者在“地表最强12人”比赛现场注意到,一些名气并不大的运动员,都被粉丝在场地早早拉起了横幅,准备了应援物资,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场景。

  短短两年,乒乓球运动便在一片唱衰中,通过娱乐化的运营,冲出了体育圈,借助粉丝圈的声望成功“杀”出了一条新路。

  2015年春晚舞台上,沈腾在小品《投其所好》里,说出了一句“拒绝黄,拒绝赌,拒绝乒乓球”,引起了球迷和乒乓球运动员的不满。马龙发微博质疑说:“拒绝乒乓球几个意思?”结果,沈腾在微博公开道歉,称是“口误”行为。乒乓球教练李晓东说:“还是运动发展困难,人家敢侮辱你。”

  事实上,就在小品播出的十几天前,就连时任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的刘国梁都在镇江召开的乒乓球发展座谈会上感慨:“究竟是什么影响了乒乓球的影响力?”

  作为世界体育一部分的乒乓球,在当时的地位下降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刘国梁总结说,最严重问题是年轻人对于这项运动的热爱和参与度较差。百度指数显示,当时,20-29岁搜索“乒乓球”的人群仅占6%,30-49岁的人群占到了80%。

  两个月后,苏州世乒赛举行,之后羽毛球苏迪曼杯开赛,两者一下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央视赛事频道编辑部主任张斌说:“羽毛球的收视基本上约为乒乓球的一半,但羽毛球赞助商在央视的广告投入是乒乓球的两倍。”

  上座率低、赞助费少,那时的中国乒乓球运动,面对日益衰落的市场关注度,显得有些束手无策。这与20多年前的热度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90年代末开始,中国乒乓球国家队开始展现了在该项目上的统治力。第一位男子大满贯得主刘国梁和“乒乓王子”孔令辉当时被称为乒乓体坛的“双子星”,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广泛的知名度。刘国梁形容那段时间受欢迎的程度:“那时候都是年轻人喜欢我,大概十几岁的高中生,写信、打电话,球迷都这样。那会儿我一出来,女孩子全是尖叫。”

  2004年-2015年3届奥运会,国乒队夺得了12枚乒乓球奥运金牌中的11枚,北京和伦敦奥运会更是包揽了所有的金牌,中国乒乓球队真正开始确立了“中国VS世界”独孤求败的地位,拿冠军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同时比赛也失去了悬念。

  辉煌成绩的背后,中国乒乓球的危机逐渐显现,最明显的是一直偏低的国内比赛的上座率。2004年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上海男乒5年卖不出去一张门票。拥有17个世界冠军的王励勤曾发问说:“我不明白上海人为什么连一张20元的门票都不愿意买,演唱会门票就是卖到2000元,都有人愿意掏钱。”他那时候意识到,不同于足球,乒乓球这样的项目可能“送票都没人看”。

  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网球和篮球,但在那十年时间里,在姚明和李娜等知名运动员的带动下,原本式微的国内篮球和网球职业联赛的上座率提高,职业化比赛逐渐走上正轨,获得关注。但是,成绩最好的乒乓球反而成为愈发小众的项目。最夸张的一次,2013年山东队的一场乒超联赛上,全场只有一名老年男性观众坐在位置上啃烧饼。

  2014年,中国乒超联赛第一次没有了赞助商和转播商,全程处于“裸奔”的状态,很多粉丝甚至不知道何时开赛。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坦言:“基本没有卖票的。赠票还得管人家盒饭,才会有人去。出钱出得多人也会心疼。”

  不过,和低上座率相比,电视观众的数量仍然可观,这一年,CCTV5转播的乒乓球比赛场均观看人数达到342万人次。

  曾经为“双子星”疯狂的高中生们,这时候也将要步入中年的行列了。尽管他们仍然是乒乓球运动忠实粉丝,愿意付出门票钱,但在新的年轻粉丝无以为继的情况下,乒乓球这项运动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中老年运动”了。时任乒协副主席的刘晓农说:“现在学校里乒乓球馆、球台都有了,但打的人却少了。”

  这种颓势终于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迎来了转机。借助奥运会的关注度,中国乒乓球队创造了如“马龙的大满贯“、张继科“一定要醒一醒,这是奥运会”、刘国梁“这个不懂球的胖子”、日本人口中“帝国的绝凶虎”“帝国的破坏龙”等诸多微博热门话题。乒乓球的百度搜索指数也一度达到了7万,是四年前伦敦奥运会的两倍。

  在几乎完美契合了社交媒体时代的娱乐传播方式后,乒乓球和运动员大量曝光在饭圈之中。也是从这一年的奥运会之后,年轻的粉丝群体开始进入乒乓球这个曾经被遗忘的“小众“体育圈之中。

  里约奥运会之前,刘国梁说张继科无法成为林丹那样的超级巨星,原因是“我们乒乓球队是一个集体”“整个团队在塑造你”“资源分配是均衡的”。

  他也曾用过一些笨办法在大学校园里宣传乒乓球,提高球队和队员的知名度,但这些,远远及不上一次微博的集体曝光来的容易。

  少年成名、叛逆罚到省队后打回国家队、史上最快大满贯、为上比赛多次打封闭针……围绕在张继科身上的种种传奇经历经过社交媒体放大后,让他获得了指数级的粉丝增长、成为流量的宠儿——里约奥运会期间,他的百度搜索指数达到了50万,是四年前的四倍,微博粉丝达到上千万,成为名副其实的巨星。而大满贯的马龙同样也拥有了上百万的粉丝,其他球队成员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曝光和吸粉。

  这一次,刘国梁意识到“时代变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在庆功会上首次公开提出“第三次创业”的想法——第一次创业确立了中国乒乓球的优势地位;第二次创业奠定了霸主地位;而这一次,则是考虑竞技成绩以外的影响力。

  刘国梁等来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2016年9月19日,他发出了个人第一条微博:“来啦来啦来啦……我就是那个不懂球的胖子。”决定借助社交媒体的东风,重振乒乓球在年轻人中的名声和影响力。他决定继续担任国乒队的教练,刘国梁说:“对时机的掌握,(能够支撑我)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情。(国乒)已经迎来了这个时机。”刘国梁的乒乓球偶像化计划就此开始。

  一方面,国乒队的运动员开始频繁出现在综艺节目中:刘国梁和马龙录制《天天向上》、张继科登上《快乐大本营》、郭跃出现在《来吧冠军2》中等,张继科、马龙还成为杂志封面的宠儿,杂志预购量力压陈伟霆、林更新等诸多流量明星;另一方面,国乒的比赛开始向IP化的方向发展,十年前开始的、由央视全程直播的乒乓球直通赛(公开竞争选拔参加世界大赛的人选)正式转向网络,由中国乒协和腾讯体育联合推出“地表最强12人”。

  2017年3月3日,“地表最强12人”揭幕。这场由NBA级别团队打造的科技和时尚感十足的开幕式,彻底宣布了国乒也走上了“体育+娱乐”的模式,走出体育粉丝的圈子。开幕式预售的1000张门票72秒内便被粉丝抢光。“大魔王”张怡宁震惊于现场粉丝的热情:“我们那个年代,顶多是比赛回来比比谁的粉丝送的毛绒公仔可爱。”而现在,粉丝则变成了迷妹,她们的欢呼声和荧光棒构成了新时代的应援方式。

  “现场球迷挺让我震撼的。”看完比赛的刘国梁也承认,“除了热情之外,他们还改变了几十年来球迷看球的方式”“我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两年过去,参加该节目的运动员的粉丝规模都有了显著的提高。以男团为例,毒眸统计后发现,今年“地表最强12人”中,微博粉丝少的有几万,多的超过100万。例如,许昕(粉丝148万)2015年之前的单条微博平均只有上百条的评论,2016年之后迅速突破千条;王楚钦(粉丝5万)2016年之前的微博几乎无人问津,现在单条微博也有200条左右的评论。

  大部分开设微博的国乒球员都拥有自己的不同形式的后援会或站子,以及微博超话。这些后援会的粉丝从几千到上百万不等,他们拍摄现场图、预告爱豆行程、控评、全国生日应援等,几乎和流量明星的粉丝并无多少差别。张继科、马龙之后,樊振东、许昕、丁宁、刘诗雯等都开始成功出圈,成为国乒队新的流量增长点。微博的体育超线名的超线个(张继科、刘诗雯、樊振东、丁宁、马龙)来自国乒队,数量超过国家排球队、游泳队和篮球队。国乒运动员的偶像化之路基本已经走在了国内其他体育赛事运动员的前列。

  一方面,乒乓球运动员短时间进入偶像化的打造后,乒乓球的在年轻人中的关注度显著提高,之前属于体育圈的比赛开始受到粉丝圈的眷顾,粉丝也通过的买票的方式支持偶像的比赛,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比赛的上座率,为资本重新回归职业化乒乓赛事做准备;另一方面,弊端也在显现。腾讯体育的“你对体育爱豆的爱有多深”问卷显示,82.31%的人喜欢偶像大于运动本身、66.73%的人是在里约奥运会后才开始喜欢上当红的体育偶像、65.77%的人喜欢体育偶像的时间长度在半年以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粉丝对乒乓球运动员的追逐其实是出于对爱豆的“爱”,而非爱豆的体育能力,有的甚至不熟悉乒乓球这项运动。今年地表最强12人结束后,男单冠军樊振东发微博称“未赢够,布达佩斯见”,下面的微博前十几名几乎清一色的“地表最强樊振东,繁星陪你向前冲”。很难确定,这些粉丝中究竟有多少“技术粉”“性格粉”或者“颜值粉”。知乎上有乒乓球的粉丝吐槽说“请专注的迷你迷的人,球的事就别操心了”“在微博上给一群连乒超联赛都没听说过的迷妹科普”……无不显示了大量非乒乓球球迷涌入后给乒乓球粉丝生态造成的变化以及困扰。

  除此之外,“人红是非多”,运动员偶像化之后,需要面临更多的“争端”,饭圈常见的“口水大战”也开始进入体育圈。张继科里约奥运会之后,关于他频上综艺导致成绩下滑、发行单曲和成立个人工作室等争论一直不断,多次引发粉丝和路人之间的“口舌之争”。即使不是张继科这样的话题人物和事件,诸如“XX和XX谁更强”“XX粉丝抄袭XX的应援条幅”“XX未入选XX名单”等都会带动网络节奏,“随时开战”。对于专注成绩的体育圈来说,饭圈的活动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麻烦。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偶像化终于使得桎梏中国乒乓十年的锁链稍微有些松动,使得走向市场化看到了曙光。正如一位乒乓球老粉丝说的那样:“来都来了,别那么快散场,玩会儿吧!”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4-20100005 粤ICP备 05012706号 版权所有:集结游戏平台-集结游戏娱乐网址-集结游戏官网 客服电话400-6666-8888

Copyright © 2015 www.zhenghaishiye.com. All Rights Reserved